北斗星小說網 > 自古紅樓出才子 > 第1463章 接下來的后果由誰承擔,你嗎?(第一更)

第1463章 接下來的后果由誰承擔,你嗎?(第一更)

 好書推薦:
    第1463章

    一身華麗絲綢,打扮與普通的商人士紳幾無二致的耶律延壽昂起了頭,打著拍子,看著那舞臺之上,那些身長修長,體態妙蔓的舞女那歡快而又極有誘惑力的舞蹈。

    當歌舞結束的瞬間,耶律延壽也不由得擊掌大聲叫好。一串錢扔到了那過來討賞錢的店小二手中的托盤上。

    拿起了案幾上的節目單,唔……再下一個節目,可就是那極為有名的公孫大娘劍舞了,雖然這位公孫大娘不見得就真的姓公孫,但是其劍舞的舞姿,且舞且歌的高亢歌喉,絕對是難得的經典表演項目。

    就在耶律延壽滿心滿意地當口,身后出現了那本該等在門外的護衛,壓低了聲音,在耶律延壽的耳邊又快又疾地道。

    “大人,來了一個人,帶來了北樞密院的印信,找到了驛館,說是要十萬火急的緊要事情面見大人。”

    “北樞密院的印信?”耶律延壽的眉毛一跳,有些不舍地又看了一眼舞臺之后,只能悻悻地一頓足抽身而去。“走!”

    坐回到了車中,不發一言的耶律延壽表情很陰沉,自打那上次奉了陛下之命,前來調停宋國與西夏之中的爭斗,結果徒勞無功之后。

    他這位堂堂的大遼重臣就似乎被北遼朝堂給忘記了一般,讓他繼續留在宋國京師等待交涉事務,成為了一位類似于被貶謫的外官。

    而現如今,北樞密院的人居然會持著印信到了驛館來尋自己,莫非是有什么變故發生不成?

    畢竟大遼朝堂,北面官重于南面官,北樞密院是主掌大遼軍機大事的,南樞密院則掌握的是那些各地駐軍或者是類似鄉勇事務。

    匆匆地回到了驛館之中,便看到了來者此刻正焦急不安地在屋中踱步,看到了耶律延壽之后,慌忙拜倒在地。

    “下官北樞密院行宮都總管司主事蕭可莫達,拜見大人。今有急緊要事,不得已,才來求見大人……”

    #####

    聽了蕭可莫達之言,這下子,耶律延壽的臉色頓時大變,跳起了身來。“你們瘋了?!”

    “大人,下官這也是遵奉北樞密院之密令,非是下官的主意,而今的問題是,宮衛腹心部精銳一干人等,連同不少潛伏在宋庭的我大遼的北樞密院細作,皆盡失蹤……”

    “下官設法打聽之后,這才聽聞,似乎是宋國的皇城司出手,將他們一網打盡,如今已經被關押在宋國的刑部大獄之中,而且是由宋國的御前諸班直嚴加看守。”

    蕭可莫達一臉沮喪之色,聲音都透著一股惶然無助的味道。

    “下官彷徨無計,無奈之下,只能來求助與大人,望大人能夠往朝庭傳遞消息告之宋都所發生的事情。”

    耶律延壽氣極敗壞地將手中的茶杯直接就砸落到了地上,指著這貨的鼻子低吼道。“你們,讓我說你們什么好?為何之前也不知會本官一聲,現在,你們居然捅了這么大的簍子,想讓我怎么辦?我該怎么辦?你們……”

    “暗殺宋國重臣,這是誰的主意,這是想要做什么,這是想要致我等置身于宋庭的大遼人于死地不成?”

    暗殺敵國臣工,這樣的事情在國與國之間,幾乎很難發生,畢竟,國家都是需要體面的。所以,在戰爭之中,暗殺敵國將領或許也有,但是,在現如今大宋與北遼并沒有進行宣戰的情況下。

    雖然已經跟王洋打了好幾回交道,內心也恨不得把王洋掐死才心甘心的耶律延壽也很樂意看到王洋暴尸街頭。

    但是,你若是做成功也就罷了,哪怕是失敗了,趕緊全部自殺身亡,只要宋國抓不到活口,那么大遼自然有辦法將此事撇開。

    可現如今,聽蕭可莫達的意思,這些來自于宮衛腹心部的精銳死士們,非但沒有完成任務,反倒讓對方給一鍋端了,不但那些死士全都被抓了起來,連同那些與他們暗中聯絡的上下線細作探子也都被抓捕個干凈。

    這下子,那就等于是大遼送給了宋國一個天大的把柄,就如同大遼主動地把一柄利刃倒轉著,將刀柄遞給了宋國,然后示意對方,來,沖哥的心窩子使勁扎,哥給你表演一個血濺三尺。

    轉眼之間,死士就變成了宋國手中的一柄刀,這樣的反轉,讓從頭到尾都不知情的大遼使節耶律延壽內心里邊如此吡了一隊公哈士奇。

    現在出了問題,知道來找到老子了,泥瑪早的時候你們干嘛去了。

    “其實,動用了宮衛腹心部,除了那位,還有誰能夠指使得動……”蕭可莫達低垂著腦袋,小心翼翼地答道。

    這話生生把耶律延壽憋得想要嘔血三升,的確,宮衛腹心部,那可是大遼天子私軍,只聽命于大遼天子。

    如果不是大遼天子點頭,甚至是親自指派,耶律延壽相信,大遼朝堂之中,還真沒誰能夠指使得動宮衛腹心部。

    “我可以給你傳遞消息回大遼,但是接下來的這個后果誰來承擔,你嗎?!”耶律延壽沮喪地坐倒在榻上,瞪圓了滿是殺意的雙眼,打量著那跟前的蕭可莫達。

    “就算是下官想要承擔,怕是普天之下也不會有人相信,是下官這么一個小小的六品主事指使得來的……”蕭可莫達凄然一笑,滿臉絕望地喃喃低聲道。

    “什么人?你們在這里做什么,這里可是我大遼使節暫居之所……”

    外面陡然傳來了一陣喧鬧之聲,金屬的碰撞之聲,還有整齊劃一的腳步聲,讓那耶律延壽不由得臉色瞬間變得煞白。

    耶律延壽深吸了一口氣定了定神之后,大步而去,喝止了那些驚惶失措的手下,厲聲道。“給我閉嘴,來人,開門,本使倒要看看,是哪一個如果膽大妄為,居然想要強闖我大遼使節官邸。”

    大門緩緩洞開,一位頂盔貫甲的宋軍將領在十余名披掛著元祐甲的宋軍精銳的簇擁之下步入了院中。

    這位年近四旬的宋國將領朝著耶律延壽一抱拳,漫不經心地道。

    “本將乃大宋侍衛親軍馬軍副都指揮使楊榮,今奉知樞密院事王大人以及侍衛親軍馬軍指揮使曹大將軍之令,特地來保護爾等……”

    耶律延壽心中頓時暗松了口氣,嚇老子一跳,還以為要把自己給扔到大牢里邊去吃窩頭咸菜來著。

    露出了一副錯愕的表情詢問道。“怎么,莫非宋國的國都發生了什么騷亂不成,導致宋庭覺得我等保護不了自己?”
昌盛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