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說網 > 妹妹不可能是精靈 > 一百二十七章 靈性狗狗

一百二十七章 靈性狗狗

 好書推薦:
    看著他拉著他的阿雷,葉飛很是奇怪的問道:“你怎么將阿雷也拉來了?”

    “拉來遛遛,也讓阿雷見見同伴,見見世面,和其他大狗多接觸接觸。”楊文龍笑著回答道。

    葉飛這才明白過來,拉狗來到這里的并不一定就是來賣的,有的人只是拉來讓狗狗透透氣、和其他狗狗玩耍一番。就像楊文龍這樣,只是由于喜愛狗,并沒有賣的意圖。

    不等葉飛說話,阿雷就對站在葉飛肩膀上的鸚鵡一陣低沉的嗚吼,沒想到鸚鵡不但沒有被嚇到,反而現學現賣也是一陣低吼,頗有針鋒相對的氣勢。

    楊文龍安撫了一下阿雷,然后指著鸚鵡說道:“不知大哥這是唱的哪一出呀,怎么肩上扛只鸚鵡,難道是來賣的?”

    葉飛還沒有答話,鸚鵡就一陣著急“不賣...不賣...”。

    楊文龍聽后驚奇不已:“還挺聰明呀。”

    這只鸚鵡現在是賴上葉飛了,趕都趕不走的,任何關于要趕她走的她能聽懂的話都會讓她著急不已。葉飛哭笑不得的說道:“是挺聰明的。就是因為聰明才剛買來的。”

    “多少價格?”

    “一千,怎么樣,貴不貴?”

    “一千?”楊文龍回答道:“大哥你是撿了大便宜了,像這樣既聰明又能說會道的鸚鵡至少都在五千以上了,如果沒有什么大毛病,都能賣到幾萬的。一千,便宜到底了!”

    其實葉飛也知道自己是撿了便宜了,這是按常理來說的,但是這只鸚鵡買的不是很情愿,屬于意外花的那部分錢,所以即便在行內是低價的一千元葉飛都感覺有點高了。

    “你今天怎么有空來市里?”葉飛另找了個話題問楊文龍道。

    “我哪兒是沒有限制的,隨時都是有空的。今天是和幾個朋友來溜溜狗轉悠轉悠,也沒有什么特別的目的。不知葉大哥今天來主要是做什么呢?”楊文龍回答后接著問道。

    “想要買只狗,正好不懂,你來了就幫忙參謀參謀。”

    “這不是問題呀,我這兩個朋友也都是懂狗的,保準給你挑選一只性價比不錯的狗。哦,對了,跟你介紹一下。”指著身后兩個年紀相仿的青年又對葉飛說道:“這是我的兩個大學舍友,瘦高的這位叫何成,身材可以當健美運動員的這位叫牛俊峰,也是搞花卉和樹木這一行的。”

    然后指著葉飛轉身對兩位舍友說道:“這是我們鎮里的一位朋友,大名葉飛,人稱大帥就是了。”

    葉飛呵呵笑過,和兩位握了握手算是認識。寒暄幾句過后,幾人邊走邊說,楊文龍就問葉飛:“不是葉大哥是想要成年大狗還是小狗崽?”

    “小狗吧,也比急著用,家里還有一只土狗。就是比較喜歡狗,想要一只養大后看起來威猛的。”

    瘦高個子的何成說道:“如果不急著用,那就買一只小狗崽是不錯的選法。狗這種動物還是自小培養的好,能和主人培養深厚的感情,忠誠度也就高,有了默契長大后的執行性就高。”

    牛俊峰接著又補充道:“就威武方面來講,像藏獒、高加索、德牧、大白熊等等都是不錯的選擇。這些狗成年后體型都比較大,看上去威武不凡。”

    葉飛認真聽著這兩位的介紹,并記下了這幾種狗的名字。狗市上狗的品種應有盡有,有大型的看上去兇猛異常的藏獒,也有看起來溫順聽話的大白熊。不過還是牧羊犬之類的和小型寵物犬之類的最多。看了幾家買藏獒崽子的,不是價錢太高就是毫無靈性。

    其實現在市面上賣的藏獒血脈并不是完全的純種的藏獒,平日所說的純種藏獒只是相對而言的血脈比較純凈罷了。其他的大多是和其他大型犬雜交的后代繼承了藏獒的大部分特征罷了。

    況且這些藏獒往往兇猛有余服從性卻并不高。傳說西藏布達拉宮的守宮犬是純種的藏獒,并且服從性很強。但這只是傳說,到底是不是真的就不知道了。看過這些藏獒后葉飛就對藏獒沒什么想法了。其實買一條高大威猛的夠主要是為了家里的母女著想。

    村子本來就是在群山圍繞之中,房子離南山又太近,野獸出沒的可能性很大,有時候自己出門在外心里還真不放心父母和小丫頭。買一條兇猛又服從性很強的大狗就很有必要了。

    轉著看了大半個小時,最后還是在一家賣圣伯納犬的攤位之前停了下來。

    主要考慮到,圣伯納犬屬于超大型犬卻個性十分溫順,容易親近,善良、友愛,且它忠于主人,喜歡與小孩在一起,適合與小孩做伴,對小朋友十分寬容。容易訓練,擅長救生。

    賣圣伯納小犬的是一位五十多歲的中年人,將四只兩三個月大的小犬放在精心準備的盒子里。

    母犬是一只龐大的純白色的圣伯納,溫順的坐在主人的身后。

    “老板,這些小狗是什么價錢?”楊文龍首先開口發問。

    老板看了看葉飛四人和跟在楊文龍身后的阿雷笑呵呵地回答道:“看先生身后的這條藏獒也不錯,想必先生也是個愛狗之人,能看出來這是純種的圣伯納。價錢就是市面上的價錢,五千一只。”

    盒子中四只小狗三只都是純白色的,只有一只是棕色的。三只純白色的小狗看上去比較強壯些,而那只棕色的相對來說就瘦弱了許多,看上去也沒有多少精神。其他三人都將注意放在那三只純白色的小狗身上,因為這三只一看就是純種的,繼承了父母的有點。

    但是葉飛卻將注意力放在了那只弱小的棕色小狗身上。這只小狗看上去弱不禁風、瘦弱不堪,但是,就在葉飛剛靠近的那一刻這只小狗鼻翼明顯聳動了一下,并且轉頭嗅了嗅。而其他三只卻沒有什么特別的反應。這只小狗有靈性!

    轉了這么長時間,看了這么多狗,無論大小還從沒有那一只像這只小狗這樣對葉飛身上的氣息有所反應。

    葉飛強忍住心中的激動,翻看了一會兒這只小狗說道:“這只怎么是棕色的,和其他顏色不一樣,長相也有些差別?”

    “額.....這只.....”狗主支吾了一會兒說道:“當時配種時出了些問題,才導致成這樣。”

    其他三人也將注意力轉移過來。牛俊峰說道:“這只不是純種的呀,有點像高加索......”

    老板尷尬地笑了笑“呵呵,這只的確不是純種的,但是卻真的是一母同生......”

    “那就有點奇怪了,一母同生怎么能生出不同的品種來?”

    “實話說吧,當時我這只圣伯納已經配好了種,可是誰都沒想到的是又讓一只高加索給強上了,結果就這樣了......”老板頗感無奈的說道。

    額......這種事也能發生,張葉飛頓時被雷的里嫩外焦。四個人對視了一下眼神,真的是被驚到了,可是臉上的笑卻強行忍住。

    “我都不知說什么了,嗯......”楊文龍向狗主翹了翹大拇指。

    忍住沒笑出來,葉飛問道:“這么說來,這只棕色的小狗是高加索和圣伯納的雜交了?”

    “是這樣的。”老板點了點頭。

    “那么這只多少錢呢?”

    老板思索了一會兒“如果你誠心要的話八百就給你了。”

    葉飛還沒說話,楊文龍就問他道:“這不是一只純種的,在品質上就沒有保證了,你確定要這只?”

    葉飛點了點頭回答道:“只要價格合適就行,是不是純種都無所謂。”

    其實葉飛是真的對狗的品種和血統沒有什么概念的,也就沒有了是么么要求。并不是所有的純種狗就好,也并不是所有的串子狗就不好,主要還是要看狗的性能了。

    就像德牧,這個品種實在近兩百年才發展起來的,也是有其他的狗雜交而來,只是其保留了優良的品性,以服從性強而稱著,所以就廣泛流傳了開來,形成一個獨特而優良的品種。

    還有就是中國大部分農村中的所謂“土狗”,其實學名叫做中華田園犬,也是雜交的品種。其大部分是劣質的品種,智力低下、服從性差,只能做簡單的看家護院,有什么情況時能給人搭個聲罷了。但是也有例外。

    在農村山區中偶爾會出現一種名“守山犬”的狗,據說這種狗是狗和狼雜交而生的。兇猛異常,但是平時卻又不顯山不漏水,只有到了山林中才顯現出其王者風范,就是遇上了野豬、黑熊甚至是老虎,都敢上前搏上一搏。

    而這只棕色小狗就是雜交后卻又繼承了優良品種的那種狗,身上充斥著靈性。遇上了就不能放過。

    “說實在的,老板你的要價高了,其他三只的價錢合理,畢竟是純種的圣伯納。但是這只是雜交的不說,還比其他的瘦弱了許多,肯定天生就有缺陷,這個價就不合理了。”何成看出葉飛是純心想要這只小狗,就挑毛病將價錢往下壓。

    “兩百怎樣?”楊文龍給了個價錢,他們兩個都唱黑臉:“這只帶回去也不知道好不好養,就當好養也不知道品性怎樣,如果都繼承了些缺點那就買回去一只廢物,和農村的土狗就沒什么兩樣了,還不如在農村十幾塊錢買一只土狗呢。”
昌盛电子游戏机